Kanavi,GRF战队的练习生。一名打野选手,出生于2000年11月。

Kanavi事件:

此前,前GRF监督cvMax在公开直播中爆料了与GRF主管赵圭南(音译)的不和问题,引发了诸多网友的热议,对此赵圭南方面并没有进行回应。然而昨日cvMax再次通过直播爆出猛料,指责赵圭南用威胁的手法卖掉青训生kanavi,赚取天价转会费。借此,kanavi合同事件引起轩然大波。

起因:

在S9世界赛前夕,GRF宣布解雇cvMax监督的职位,当晚cvMax采用直播的方式简略阐述了自己离职的原因。

他说到GRF第二次进决赛的时候就与赵圭南有矛盾,第三次进决赛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争吵。夏季赛决赛结束后因为成绩不佳、监督力不足的缘由收到了解雇通知,对此cvMax认为这不合理,赵圭南也认证了,于是决定先酌情考虑。但是信赖关系已经破裂,双方有了隔阂,所以终止了合约。

经过:

这之后,cvMax会在直播时提及GRF队员的一些情况。

事件转折于GRF在S9小组赛第三日比赛结束后,GRF队员Viper和Sword选手在赛后采访环节均提到了cvMax,并表示希望cvMax不要再在直播中提及GRF的任何事情。

当晚,看到Viper采访后的cvMax便开启了直播,将自己离职内幕以及与管理层的矛盾详细的揭发了出来,其中内容主要是揭发赵圭南的种种恶劣行径。

1、赵圭南曾要求GRF其余队员在韩服排位上演戏,帮助打野选手Tarzan登上韩服第一,但此事被cvMax制止。

2、赵圭南利用主管身份对cvMax出言不逊,并怂恿GRF队员反对cvMax执教。并且对cvMax的解雇与否的决定反反复复,多方面不和。

3、赵圭南非常不满cvMax对GRF的管理,因此经常插手GRF的战术部署或是其他问题,尽管赵圭南并没有相关LOL执教经验。

爆发:

昨日cvMax再次在直播爆出猛料,揭露赵圭南不经过自己的同意私自将kanavi卖给了JDG,并从中获得暴利。cvMax说到:

1、起初GRF是将kanavi租赁到JDG的,租赁时长是1年6个月,费用为2亿韩元(人民币120万左右)。在kanavi来到京东5个月左右的时候,JDG方面向kanavi发送微信,提出想要kanavi转会至JDG,并提出签约计划(3年或5年)。对此cvMax跟kanavi说不要回复微信,否则便是违反了战队条约。

2、然而第二天,赵圭南便找到kanavi并威胁他,说他在私联战队,自己可以让kanavi再也打不了职业,要想将这件事过去kanavi就要听自己的话。年纪尚小的kanavi面对这些威胁只能听从赵圭南的话。

3、赵圭南和JDG签的是kanavi 5年的合约,kanavi对此是反对的,因为他认为5年时间太长了。但赵圭南继续对kanavi进行威胁,什么也不懂的kanavi非常害怕,只能同意签约。

4、在这个过程中,赵圭南向JDG提出给kanavi最低的薪酬,从而提高转会费,最终在转会这一事上,赵圭南从JDG那里获得了10亿韩元(人民币600万左右)。

拳头韩国在2019年10月发布了关于Kanavi转会等相关中间调查结果。以下为事件的调查结果(摘记)。

  1. JDG与Kanavi选手之间是否触及‘私下接触队员’?

  调查期间可以确认,京东在就Kanavi选手的转会问题时,可以确定已经和GRF达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共识。并且JDG将这一协议的结果传达给了Kanavi选手。因此,LPL和LCK运营委员会认为JDG与Kanavi之间的交涉没有触及‘私下接触队员’。

  2. GRF是否违反拳头关于最大租借人员的限制?

  依据拳头现在的规定,只有一名队员能够对外租借。对于Kanavi是租借,是在GRF另一名租借选手Rather期满之后进行的。因此没有违反相关规定。

  但是,委员会考虑到这项规定之后可能会被利用,会在之后对于这条规定作出修改调整。

  3. 在2019年10月,GRF是否和JDG签署关于Kanavi的转会协议?

  GRF和JDG确实对Kanavi转会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协商,但最终双方并未签字。因此也没有进行转会费用的支付。

  4. 在JDG与Kanavi欲打成签署合同的过程中,GRF的管理人员有无不正当介入?

  目前关于这一点的调查的资料不足,还不能下结论。但是相关委员会会继续介入这件事情的调查。但是需要借助具有搜查权机关的介入,并且通过当事者的陈述以及提交资料来判断是否存在威胁等不正当介入。

  5. Kanavi,GRF,JDG三者在对于合同相关的一系列步骤中有无违反规定?

  GRF在2019年五月签订了关于Kanavi的租借合同,在此期间,又试图签署实际合同时长超过三年的合约,这违反了拳头相关规定,会对俱乐部作出相应的处罚。

  另外,JDG方面在知道合同时长不能超过三年的规定之后,依然想要签署长达五年的合约,LCK运营委员会会提交相关材料给LPL运营委员会,要求其作出相应的后续处理措施。

  6. 与未成年人签订合同时未经法定代理人同意?

  Kanavi选手出生于2000年11月,在韩国属于未成年人,签署合同时需要法定代理人签字。

  经过确定,Kanavi与GRF在2019年2月签订的合约以及2019年5月与JDG的租借合约中,都有经过法定代理人的签字同意。

  在2019年10月的调查中发现了在中国存在Kanavi签订的被破损的协议和附属协议,其未经过法定代表人签字,而是Kanavi直接签署。但因为根据中国法律18岁即成年,因此相关操作并无问题。

  最后,相关调查还未完全结束。LCK运营委员会将会继续调查该事,并且在相关规定上之后也会作出相应的调整和完善。

  此后,英雄联盟赛事发布LPL关于关于Kanavi、GRF和JDG事件的调查说明。

  目前,针对LCK赛区出现的涉及GRF战队及选手Kanavi遇到的问题,LPL联盟对此事保持高度关注并正在与LCK联盟一起就该事件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及后续处理将在调查结束后进行公布。LPL联盟侧将依据LPL规则确保整件事情得到公正的处理,同时将努力保护联盟俱乐部、联盟的职业选手在规则范围内的合理权益。


12月6日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将对电竞界不公平合同现象进行职权调查,在出现了类似强迫转会的“Kanavi事件”后,民众们纷纷批评俱乐部强迫未成年人签订“奴隶合约”。而文在寅总统在最近表明了对青年一代不公平问题的改革意志,这是总统发言后,政府在不公平问题上出刀的第一个例子。

公正委员会相关人士4日表示:“最近曝光的电竞界不公正合约存在很大问题,计划推进职权调查。如果不公平行为严重的话,违反职权的行为可能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公布。”这意味着公平交易委员会严重地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同时韩国文体部除了已经着手准备制订电竞标准合约书此外,负责人朴阳宇(音译)还计划在明年上半年发表的关于电竞的中长期计划中,包含解决选手登记制度等不公正合约问题的方案。

对电竞颇为精通的某匿名律师强调说:“不公正的合约并非是Griffin独有的事情,这种事情确实在业界蔓延”。对此公平交易委员会相关人士强调:“应该全面观察业界,有必要消除蔓延的不公正合约,确立公平交易秩序。”

而此类事件也发生在2008年的演艺圈,2016年的棒球界,2017年的漫画界。甚至涉及到了10个大型演艺企划公司的204名艺人。

文在寅总统在上月19日在《与国民的对话》中表示:“我承认我不符合20代年轻人的全部期待,对于雇佣问题等各种过程中固有的不公正因素要格外努力”。

而青瓦台相关人士也表示:“总统对电竞界这一系列的不公正问题很关心,根据国民日报报道,俱乐部方对年纪小的职业玩家还没有进行正式说明就签订了不正当合同,这与艺人的奴隶合约很相似”,并计划在请愿回答时对这些不公正的合同问题进行回应